政协要闻 参政议政 视察调研 提案工作 民主党派 统战新闻 热点专题 地方政协 委员面对面 综合报道 视听新闻 政协论坛 图片新闻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中国政协新闻网

台湾“医痴”的大陆故事

2015年05月16日01:53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18岁离家到大陆求学,黄熙杰没有想过从事中医以外的任何行业。这个认为若没有提高技术的效果,连中西医之争都是“浪费时间”的台湾青年,却在大陆做了一件颇有意思的事:为一群没有中医基础的传统文化爱好者传授中医基础知识。他是如何跨海走上中医之路,又为什么想到开设中医的普及课程?他对两岸中医交流又有着怎样的期待?今天,就让我们走进这位台湾“医痴”,听听他在大陆的故事。

  有一次面试,老板曾经问黄熙杰,对未来有什么打算。黄熙杰“萌萌哒”回答说:“好好看病啊!”老板有点无奈,问他,你就不想自己开诊所吗?黄熙杰连连摇头:“一来我没有钱,二来我的梦想就是当个医生,替患者解决问题。对我来说,看病就是最快乐的事。”

  “医痴”,是这个台湾中医师对自己的评价。

  “但是我坚持下来了”

  说起自己从医的经历,黄熙杰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戏剧性。“其实我的出发点和大家都差不多。在中学的时候,我看到一本故事书,里面讲的就是华佗、扁鹊这些人的故事,于是我自己买来一些中医的基础书来看,觉得中医很‘酷’,当时我就决定长大了要当个中医师。其实那个年纪的男孩想当科学家、发明家、宇航员,也差不多就是跟我一样的动机。要说不同,或许就是后来很多人改变了想法,但是我坚持下来了吧。”黄熙杰说。

  然而,在当时的台湾,要完成学中医的理想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容易:“当时台湾高考填志愿之前会办一场所谓的大学博览会,那一年,我也到博览会上去咨询。”正是这次咨询,让黄熙杰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到大陆念大学。

  原来,当时台湾有中医系的大学只有长庚大学和中国医药大学两所,而这两所大学的中医系都采用中医和西医的双学士学位设置,学习7年,可以得到中医和西医两种文凭。这种设置,完全不能令立志专攻中医的黄熙杰满意:“实际上这两所大学基本全部的课时都在学西医,中医的教学都放在寒暑假,学习时间太短。”而在这次咨询中,一位师兄的一句话让他彻底下定了决心:“咨询的时候有一个师兄跟我说:‘我们这边教中医的老师实际上都是从大陆聘来的。’当时我就在想,那我干吗不直接去大陆学中医呢!”

  这个决定遭到了黄爸爸的反对,除了因为当时台湾人普遍认为大陆比较落后之外,还有一个切实的原因:“直到现在,台湾是不承认岛外中医的学历的,所以我如果到大陆去念大学回到台湾学历是不被承认的。”然而,黄熙杰的决定得到了妈妈的支持。黄妈妈觉得中医师的职业前景是比较理想的,且儿子已经决定要走这条路,就应该支持他。

  就这样,2004年,只有18岁的黄熙杰告别了父母北上大陆求学。

  “刚来的时候还是蛮辛苦,那时候没有直航机,需要到香港、澳门转机,一般回去或者过来就需要一天时间。后来有了直航就方便多了,但因为我已经在大陆结婚,所以现在也就一年回去一次了。”

  “中医是一种思维模式”

  黄熙杰学习中医的这几年,恰是中医开始逐渐“火”起来的年份,全世界都开始重视中医的价值与作用。然而与此同时,西医界“反中医”的声音也甚嚣尘上。黄熙杰没有对“反中医”发表自己的看法,反而颇为玩味地反问:“那些西医‘反中医’的行动对自己的诊疗水平有提高吗?”在黄熙杰眼里,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如果不能提高技术,那这种“中医与西医”的争论就是件浪费时间的事情。

  “我们拿医圣张仲景来举个例子,在我的理解里他是这样的人:如果那个时代有X光,他是会拿来用的。其实‘中医’、‘西医’并不是分歧的焦点,只要有用,可以为患者解决问题,任何治疗方法我们都不该拒绝。”黄熙杰说。

  他认为,中医不仅是一门诊疗技术,更是一套系统的思维模式,而这种思维模式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目前虽然大陆不少人会去看中医,但对这种理论体系的全面了解还非常有限,而这种不了解也是不少人不相信中医的原因。因此,在坐堂看诊之外,他又做了一件出人意表的事情。

  每周五晚上,黄熙杰将医生身份转变为老师,为学生们讲解脉诊等中医学理论知识与实践经验。然而他的学生并不是中医师甚至中医专业的学生,而大多是普通的传统文化爱好者。

  这些爱好者们,聚集在一所名叫“东篱书院”的教育机构下,它一直致力于推广国学与修身修心的经典教育。开设课程包括书法、国画、吟诵、古琴、围棋、古筝、中医、琵琶、洞箫、周易、太极、茶道等科目。他们把这些科目称做“共修”,旨在引导所有成员共同完成一场传统文化的修行。而黄熙杰在东篱书院开设共修课程,就是希望更多人能真正地了解中医,尤其是把它当做一种充满文化意涵的思想体系。

  “现在很多人说看中医‘见效慢’,其实事情不能简单地去这么理解。你找中医来看一个慢性病,希望一剂药吃下去就能好,这也不科学。”黄熙杰说,“我有时候会问在东篱的‘学生’,大家都知道人有五脏,那么五脏都是干什么的呢?有学生会说,心脏是供血的,肝脏是解毒的,肺是呼吸的等等,而我会告诉他们,实际上他们所说的这些都是西医对五脏的解释。而我会给大家讲述中医如何看待五脏,如何理解‘人’,这些绝不单纯是医学知识,还包含着我们对思想、自然甚至宇宙运行规律的解读。”

  “传承中医的只有台湾和大陆”

  在大陆执业之后,黄熙杰经常会遇到这样的询问:“听说台湾十分重视传统文化的保持,是不是台湾的中医也会比大陆更好啊?”对于这样的询问,有时黄熙杰觉得挺无奈。

  “现在能在台湾执业的中医师,都是台湾岛内自己培养的。刚才我也说了台湾大学里是如何开设中医系的,我觉得这样的培养模式很难培养出好的中医师。老实说,如果在大陆学习的台湾中医师都能回台湾去执业,恐怕台湾本土中医师的生存空间会被挤压得很小。”黄熙杰说,“可惜现在在大陆获得文凭的中医师还是不能回台湾执业。记得有一次有一个台湾师兄回大陆来看我的师父,师父问他你现在在台湾做什么呢,他说,我在养鸡。”

  黄熙杰认为,除了学习期间中医课时较少之外,对中医的培养全盘采用西医的培养模式也影响了台湾中医师的水平,“传统中医的传承是师带徒的模式,你进入师门前三年是打杂的,在这三年中师傅会观察你的能力,是不是细心,是不是适合吃这碗饭。然后再看师傅坐堂看诊,等到自己能动手,很多已经在师傅跟前学了10年以上,这跟西医的培养模式是截然不同的。但是现在基本‘科班出身’的中医也都是按照西医的方法去培养,水平自然就有下滑。比如正骨,以前这种师带徒的模式,徒弟为病人正骨师傅是要在旁边看的,如果没做好,师傅马上可以帮他纠正。等到出徒的时候,徒弟的技巧已经很熟练。但是现在小医师没有师傅‘把关’,很多手法他自己很难掌握,而且正坏了人家病人也不能答应,所以这些手法他自己也就不敢做。这样一来二去,不少手法就渐渐失传了。”

  黄熙杰坦言,这种问题,现在在大陆的中医教学中也存在,但它已经引起不少大陆中医界人士的重视,因此,一些学校按照传统“师带徒”的模式开设了课程,例如中医药大学的“岐黄班”,黄熙杰认为,这种“岐黄班”的模式很值得台湾借鉴。“其实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医,而真正传承中医的地方只有台湾和大陆。所以,两岸应该增进交流,共同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

(来源:人民政协报)

新闻检索:    
   中国人大
1、傅莹会见美国立法领袖基金会代表团
2、赵少华会见陕西省人大常委会负责人
3、傅莹会见新加坡客人
4、陶渊明烤脑花
5、王晓初会见阿富汗议会政党代表团
   中国政协
1、我国茶馆将迎“星”级时代
2、全国政协“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调研报道向改革要…
3、全国政协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
4、司法改革:让法官有做法官的尊严
5、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来江苏调研
   中国工会
1、山东职工网上学习系统引人入胜
2、咸阳职工美术馆成“职工乐园”
3、南通:“工会组建跟着工程走”
4、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铁饭碗
5、深圳市总启动“圆梦计划”
   中国妇联
1、100户全国“最美家庭”在京揭晓
2、山西临汾为巾帼建功注入新内涵 寻找“最美”扎根基层与机关
3、50户2015“首都最美家庭”揭晓
4、母亲节里,让孩子来当“妈”
5、“最美家庭”奏出最美和声
   播客·视频
改革需啃下“硬骨头”改革需啃下“硬骨头”
六大为何远赴国外召开六大为何远赴国外召开
   时政要闻
·郭声琨:蹄疾步稳推进公安改革 更好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福建省龙岩市委原书记黄晓炎等3人被开除党籍
·广东阳江市国土资源局调研员曾广群接受组织调查
·内蒙古通辽市市委原常委、政府原副市长张国秋接受调查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市委常委、东胜区委书记张平被查
频道精选
   人民日报重要言论库
   重要理论

李君如:党的先进性的具体体现
李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的法治意义
常修泽:自然垄断性行业也可以引入竞争
粮食安全始终是头等大事
俞可平:善治,打通幸福之路
程恩富:虚拟经济并不创造真实财富
   时政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