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在21世纪论坛2000年会议上的演讲
2005年08月12日 星期五
新闻检索:
2005年08月12日13:38
``````````````````````````````````````````````````````````````````````````````````````````````````````````````````````````````
李光耀在21世纪论坛2000年会议上的演讲
(新加坡前总理、政府内阁资政)

  全球化与新经济

  自从邓小平先生于1978年宣布新的经济开放政策至今,中国的经济已经起了巨大的变化。当时,中国的外贸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约12%,如今已达36%,是当时的3倍,而且还在不断增长。当中国决定加入世贸组织,并于去年11月同美国达成协议时,便已向世人显示,它正采取重大的步骤,要把中国的经济纳入全球的网络,虽然目前这个网络仍然由美国、西欧及日本所支配。这种支配地位的产生,是由于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美国和它的主要盟国——英国,就已经拟好了国际货币基金、世界银行以及关贸总协定等组织的蓝图。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国际贸易在美国、英国、欧洲各国和日本等帝国的境内都很自由,但在帝国集团之间却存在着贸易壁垒。大战结束后,美国决意要解除这些帝国集团。关贸总协定的设立,目的就是要促进跨边界货品与服务贸易,而不受帝国中心的统一控制。这和苏联领导的经济专制相比,关贸总协定是十分成功的。但是,没有人预见到,通讯和交通的科技发展,会促使跨国公司的兴起和激增,这些跨国企业可以跨越国界,将货品及过后将服务的生产和销售扩展到世界各地。

  全球化的推动力

  科技是全球化的推动力,它能让制造商把资金、机器和管理知识,移到在原料、劳工及基础设施方面能给予他们相对优势的国家去,从而赚取最大的利润。这使全球各地能取得前所未有的经济增长与繁荣,而苏联却日趋衰弱。幸好,中国在1978年决定脱离苏联的模式,推行邓小平先生所倡导的开放政策。

  自由贸易与投资,对世界的发展起着重大的作用。从1965年到1999年,全球的国内生产总值以美元计增长了15倍,但全球贸易却以两倍的速度增长,达到30倍。外来直接投资的增长率超越了国内投资。1998年,全球的外来直接投资总额超过4.1万亿美元。

  过去20年,中国的货品贸易增长率,是世界贸易增长率的两倍。目前,中国是世界第九大贸易国。流人中国的外来直接投资,在1978年时近乎零,到了1998年却达到455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约5%。1998年,中国的外来直接投资累积总额达2,610亿美元。中国的外来直接投资在世界上排行第三,只落在美国和英国之后。

  自1978年以来,中国的人均收入,平均每年增加8.3%。中国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所占的比例,也从1978年的2.4%,增加到1999年的3.2%。

  国际贸易自由化刺激了经济增长。一个国家的出入口在其国内生产总值所占的比例增加一个百分点,其人均收入就会提高超过两个百分点。各国也通过资源的转移和科技的传播,提升了它们的工业及管理能力。

  全球化的成本效益衡量

  全球化增加了发达国家对人才的需求,尤其是在资讯科技领域取得了显著的发展之后。这些国家都放宽了移民条例,提高了发展中国家的人才流动性。1971年到1997年之间,移居美国的移民约有1,900万,几乎是之前那段时期的三倍。目前,在知识经济里,人才是创造财富的最缺少和珍贵的资源。美国正考虑把外国专业人员的顶限人数,

  从每年的115000人增加到20万人。德国也宣布,它要在欧盟以外吸引两万名资讯科技专业人员。英国正在修改法律,以便让英国公司能更容易地从亚洲征聘资讯科技专才。甚至是日本,小渊委员会(Obuchi Commission)已建议,具有强烈民族中心主义而且属于单元种族的日本,应该鼓励外国人到日本生活和工作,并且也建议让毕业自日本学府的外国学生,有权在日本居住和工作。韩国则发给“金卡”,允许外国工程师和电脑编程师在该国居留10年,希望借此吸引20万高科技人员。

  中国拥有最多的人才,但受过训练的人才却只是占总潜质人才的一小部分。在中国从事研究与发展的科学家,粗略估计只有50万名,美国和日本则分别有100万和80万名。即使是如此,朱镕基总理最近告诉我国吴作栋总理,中国有2/3的顶尖大学毕业生在毕业后到外国去。不过,如果台湾的人才流动可以作为一个样板的话,这些大学毕业生当中,有许多会在接下来的10到30年内回流,并带回他们在科技、管理和销售等方面的赚钱技能。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会把他们同美国和欧盟科学家及商人的联络网,带回中国。

  台湾就是通过这样的人才回流,建立起它的电脑业。这些人才回到台湾,利用台湾当地的大批工程师和技术人员,生产电脑晶片和周边器材,所需的成本只是美国生产成本的一小部分。要阻止年轻人才离开中国,是不切实际的。很多人都会找寻门路离开,而那些留在国内的人,将缺乏新企业所需的曝光和接触经验。这些年轻人在美国或欧盟国家工作的时间越长,知识就会越深、联络网就会越广,这些都是建立新工业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

  全球化的一个不良后果,是它扩大了受过高深教育和受较少教育的人之间的不平等,加剧了城市和乡村收入的不平均,以及沿海和内陆省份发展的不平衡现象。受过高深教育的人士,可以在发达国家之间自由流动,寻求高报酬,特别是在资讯科技和互联网的领域里。受较少教育的人,却缺乏流动性,无法到工资较高的发达国家里去工作。在一个由市场力量所推动的世界里,这种现象是无法避免的。1998年,中国的沿海地区吸收了外来直接投资的84%,并生产了中国1999年90%的出口。今年,中国政府把经济发展的焦点放在内陆地区,给予特别的税务优惠,并把2000年基础设施发展预算的70%用在这些省份。

  全球化也使中国更容易受到资金流动波动的影响。但是,只要中国在开放资本账户之前,重组并加强其金融体系,就能减低这种影响。

  互联网与新经济

  数码革命已经席卷整个发达国家世界。电脑开发了互联网。随着传播、电脑与媒体的整合,互联网将成为一个威力强大的多媒体网络。这些发展引发了美国的“新经济”。电脑和互联网使得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每年增加0.4至0.6个百分点。资讯科技与互联网也成为传统经济里的公司借以提高生产力与利润的强有力工具。它们现在可以同时与多个供应商直接联系,也可以查核最新的销售量与存货,并直接与顾客接洽,从而减低成本,提高生产力。在这方面,欧洲、日本和新兴工业经济体都落后了好几年。

  其他国家如中国,已经发觉到这种发展,而且正尽快建立新经济所需的基础设施。1999年,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已经增加超过四倍,达到900万个用户,这使中国成为互联网十大使用国之一。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预测,如果以每年增加百分之一百的速度计算,互联网用户数目将在2003年达到6,000万。

  然而,中国目前在互联网主机、电话线与个人电脑渗透率方面,还是落在大多数东亚经济体的后头。

  数码革命可以把中国的长期增长率每年提高一至三个百分点。因此,中国应尽快增加电脑与互联网的使用。中国政府一直都在发展资讯基础设施,并扩大与加深其资本市场。中国已经在北京、上海、广东、深圳和天津等地建立了好几个高科技和互联网园。

  然而,要使数码科技达到最高的价值,政府必须解除对电信市场的控制。中国已答应在加入世贸组织时,开放这个领域,并在两年内让外资拥有高达50%的股权。中国也答应在加入世贸组织后6年内,解除对电信服务提供者的所有限制。

  资本市场

  任何一个国家若要让企业家大展鸿图,就必须发展其资本市场。虽然中国拥有高储蓄率(1998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2%),但只有很小部分流进私人企业,流入高科技起步公司的储蓄更是少之又少。银行体系由国有银行所支配,这些银行从来没有提供资金给私人企业,尤其是高科技起步公司。

  截至1999年底,中国的证券市场资本总额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3%,是世界上占有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也落在亚细安国家与印度之后(见图1)

  到今年2月,在上海与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的大多数公司都是国有企业。中国证监会给予国有企业优先上市的做法,使新的起步公司难有机会。

  科技教育

  要在高科技领域取得成功,主要的因素是教育制度。中国劳动队伍的低教育水平是一个障碍。中国的劳动队伍有12%是文盲,35%仅受过小学教育,只有百分之三点五受过大专教育。在每年入学的同批学生当中,只有6%最终升上大专学府。因此,中国制定了“211计划’’(在这项计划下,中国将设立100所世界级大学,以应付21世纪的高科技人力需求)。

  必须记住的重要一点是,能创立高科技起步公司的并不是政府官员或国有企业,而是私人个体。它们需要那些在新科技时代成长、对硅谷和其他地方的发展了如指掌的监管人员给予协助。50岁开外的政府官员,并不了解这场数码革命的潜能。

  互联网的新一代须起主导作用

  至于新加坡,政治领导人都是四五十岁左右的人。但他们对数码的认识却比不上那些二三十岁、富有创造力和生产力的年轻一代。一般上,新网络公司都是由20多岁的年轻人创立起来的。为了制造一个有利的环境和促进更多新互联网公司的创立,新加坡挑选了一些在互联网时代长大、年龄30多岁的人担任监管人员。他们更了解这种科技的潜能,而且在思想方面也同20多岁的年轻人比较接近。他们在监管方面会比较宽容,让有创造力的人才可以发挥所长。

  中国拥有一批懂得充分利用全球化和新经济的人才。中国一直都在经济、管理和电脑方面培养有才干的大学毕业生。中国最宝贵的资产是上千计的,年龄在二三十岁、曾在海外,特别是美国求学和工作的杰出和优秀人才。他们之中有许多目前是在中国国内担任中低级职位或仍然逗留在国外。在今后的二三十年里,他们会升到政府和商界的高层,对当代世界的最新发展有充分的认识和了解。他们会使中国在治国和商业作风方面迎头赶上美国、日本和欧盟国家。

  中国已经作出了策略性的决定,这个决定对中国本身和世界都有深远的经济与地缘政治的影响。中国企业将向先进国家学习,同时也将同它们合作及竞争。全球性的竞争将促使中国国内的企业提高效率和生产力,但同时也使过时的工厂遭受创造性的毁灭,导致失业和各种社会问题。然而,结果却会使中国脱颖而出,成为21世纪全球货品、服务、资金、人才以及思想等交流的最主要竞争者之一。

  但是,这其中存在着许多难以估计的因素,而最重要的是台湾问题。这个中国内战所遗留下来长达50年的问题,并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台湾政治领导层最近的更换使得各方,即大陆、台湾和美国,都必须慎防因失算而造成的更大危险。要在现阶段对台湾新领导层的最终方向作判断未免有点过早。由于利害关系重大,一旦失策,一切对继续增长和发展所作的假定,将变得无效。

  中国大陆有的是时间。每年,它的增长将会比台湾大许多倍。在二三十年后,中美关系的平衡将不一样。美国、欧盟和东亚国家都一致支持“一个中国”。只要最终完成统一的目标没有受到威胁,中国大陆可以耐心地同台湾周旋。


(责任编辑:杨文全)
以往会议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字号 】 【关闭窗口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