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全球化的本质和战略对策
2005年08月08日 星期一
新闻检索:
2005年08月08日15:56
``````````````````````````````````````````````````````````````````````````````````````````````````````````````````````````````
经济全球化的本质和战略对策

  刘 吉

  全国政协委员、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执行院长

  经济全球化已是全球热门话题。但是对它的本质,人们仍然众说纷纭。这固然是由于从现象到本质,需要一个认识过程,同时,也表明研究经济全球化本质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只有准确地把握本质,才可能制定正确的对策。一、二十世纪末的全新事物   准确地揭示经济全球化的本质,必须首先准确地把握经济全球化现象。现象是认识本质的入门。

  许多学者认为全球化是一种进程。有的认为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经济全球化已经发生,甚至引用某些数据表明达到比当代更高的水平,只是后来由于战争和革命中断了。有的更进一步推前到几百年前资本主义制度诞生之日,资本主义是一种扩张性制度,所以同时也就伴随着全球化进程。有的再向前,认为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标志着全球化的开端。中国的一些学者,还把郑和下西洋,乃至张骞、班超通西域开始的丝绸之路统统列入全球化进程。他们的错误在于把国与国之间的经济交往、经济国际化,都等同于经济全球化。

  先有事实,然后才有概念。

  当事实不存在或者尚未充分展现的时候,概念是无法产生的。

  世间事物都有一个从无到有,量变到质变的发展过程。只有当事物发展到有了新质的规定性的时候,才会产生新概念。如同水受热,即使热到99.99℃仍是水,至多称热水,只有到了100"C发生了质变成为气体,才有水蒸气这一新概念诞生。

  要言之,世间事物的现象很多,错综复杂。要求其本质,必须首先“去伪存真,去粗取精”,抓住现象中足以标志新事物的标志性事实。

  标志经济全球化这一新事物的标志性事实,即质的规定性事实是什么呢?我以为有二:(1)全球大市场在长期国际化进程中虽然有双边国际贸易,有地区自由化贸易,但总体讲全球市场仍是被分割的。随着世界进入和平与发展的历史时期,经济高速发展,市场越来越向全球范围内推进,特别是当占世界市场1/3的前“社会主义阵营”进行改革,转入市场经济体制之后,完全意义的全球大市场诞生了。今日世界再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闭关自守发展自己的经济了。

  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国家国际贸易的增长超过了它整体经济的增长。外贸收益占GDP的比重也越来越增加。以中国为例,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高速发展,GDP年平均增长9.8%,而外贸增长更快,外贸依存度(即外贸总额占GDP的比重)1978年为9.8%,1997年达到36%。

  从世界经济总体来看,1978年世界贸易占世界GDP的比重还只有9.3%,而到1998年世界贸易总额为6.5万亿美元,占世界GDP的24.3%,达到了举足轻重的地步。国际贸易对世界经济的拉动作用日益增强,从其增长率十年高出世界GDP增长率二倍左右,足见全球化市场的巨大意义。

  (2)全球公司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跨国公司崛起,突飞猛进地发展,在世界经济中已占有主导地位。70年代末,跨国公司已有1万多家,在全世界拥有4万多家子公司;1996年发展到44508家,分布在全球的附属企业达276659家;而1998年底更增至6万家,它们在全球建有分支机构50多万家。这些跨国公司的经济实力巨大:占世界总产值GDP的40%,国际贸易的60%,国际技术贸易的60%一70%,对外直接投资的90%,可以说是左右世界经济。应该特别指出,跨国公司的国际化生产远比它的国际贸易更重要,是近十年来显现的总趋势。1998年跨国公司国际化生产销售已获得了11万亿美元的业绩,而当年世界出口额仅7万亿美元,由此可见一斑。

  在这些跨国公司中有些公司实际上已经发展到全球公司阶段。作为一个例子,著名的ABB公司是一家瑞士公司和一家瑞典公司合并而成;而公司工作语言却是英语;财务报表以美元为单位;它在全世界几十个国家建立生产基地,拥有数以万计的职工,但是设在瑞士的总部仅200多人。再如日本马自达汽车公司的玛雅塔敞篷车,车型设计在美国加里福尼亚州,样车在英国制造,主要零部件在日本采购,组装在墨西哥,主要在美国销售。这些公司很难说是哪个国家的跨国公司了,而成为真正的全球公司。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企业大兼并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据汤姆森金融证券研究公司资料,1999年1月1日至12月3日,企业并购金额已达30700亿美元,又一次达到创纪录的水平,大大超过1998年全年的24900亿美元的成交额,是1990年成交额4490.04亿美元的近7倍,接近1990年至1995年6年中宣布的31310亿美元的成交额。这种大规模的跨国兼并,使全球公司得到更进一步发展。美国克莱斯勒汽车公司与德国戴姆勒一奔驰汽车公司兼并成戴姆勒一克莱斯勒公司,各占50%股权;英国石油公司与美国阿莫科石油公司的合并,交易额480亿美元,使其总资本额达到1100亿美元,营业额超过壳牌和埃克森石油公司,居世界第一位。最近埃克森石油公司与美孚石油公司合并,规模又超过了它。这些都是全球公司的范例。至于跨国公司之间互占股份就更多了。据统计,美国跨国股份交易毛额,在1980年还只有930亿美元,而到1999年时,已经超过15000亿美元。

  除了兼并、股权交易之外,跨国公司之间的各种形式的联合和联盟,也在近十多年内飞跃发展,一个突出的例子是美国甲骨文公司自称与世界1.2万家公司联合。这种广泛的联合和联盟也是全球公司成长的一种形式。

  网络经济的崛起,“虚拟公司”诞生,又为全球公司开拓了全新的前景。

  (3)生产要素全球化

  首先是金融全球化。全球跨国直接投资一直在创新记录地发展,根据联合国贸易发展大会资料,1970年全年的直接投资额仅400亿美元,80年代末也只有1700亿美元,而到1995年跃到3150亿美元,比上年剧增了40%;到1999年,数字更高达8000亿美元,比1998年仍然增加了25%之巨。其中发达国家占6000多亿,发展中国家也达到1660亿美元,对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起到显著作用。以中国为例,中国外资依存度(外资投资存量与GDP的比重)1985年还仅1.55%,1995年起保持在20%左右(1997年为24.4%)。金融全球化的另一个突出的特征是大量游资快速流动,游资数额之大不少于7.2万亿美元,每天流动量1.5—2万亿美元。这样,全球金融资本的交易量1980年为5万亿美元,1992年达到35万亿美元,预算2000年将达83万亿美元。在这些巨额流动资金中只有20%是与贸易或生产投资有关,其余80%都是在全球金融市场中寻找短期利益,实质上就是投机买卖,表明金融全球化中存在着许多严重的不规范行为。

  金融全球化还有一个特征是金融衍生工具及其交易的蓬勃发展遍及全球,构成游资流动的一个重要途径。

  其次是技术全球化。即使像美国、德国这样科技发达的国家,他们每年进口技术也是巨大的。美国在50%以上,德国高达62%。至于发展中国家在自己发展过程中对技术进口的依赖性更是不可或缺的因素了。技术全球化除了传统的技术转让交易外,一个突出的全球化趋势是技术开发和科研机构在全球范围内设置,哪里有最合适的技术力量,哪里最贴近市场,就在哪里设置。这与传统的跨国公司研究与发展中心永远设在本国是完全不同的,构成全球企业的一个重要特征。例如著名的IBM公司除在美国本土从事研究开发外,在许多国家设立了技术开发中心,它在瑞士的基础研究中心,历史悠久,卓负盛名。几年前,该中心物理学家因在高温超导方面的突破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奖,在全球刮起一阵“高温超导热”。再如诺基亚公司在12个国家建有研究开发中心。这类例子不胜枚举。从国家分析,日本企业从1986年~1990年在海外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增加了86.8%,90年代以后更有增无减,其在欧洲的研究开发机构从1990年的70家增至1994年的250家,在美国的研究开发机构1993年达141家。美国的情况更为突出,至1994年底,来自日、英、德、法、荷、韩、瑞士、瑞典等国300多家公司设立了研究开发机构645家。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许多跨国公司、全球公司在中国投资重点开始是加工、制造,继而培训、分销,最新的动向也是向研究开发延伸。1994年加拿大北方电信公司在北京设立北京邮电大学一北方电信研究开发中心;1995年IBM在中国成立IBM(中国)研究中心;从1996年以来,英特尔、太阳微、宝洁、杜邦、诺基亚、爱立信、松下等知名公司都相继在中国成立研究中心、技术开发中心或实验室。法国的罗纳普朗克公司计划在北京、上海建设自己的“技术园”,包括一个高技术工厂、4个化学应用实验室和1个商务行政大楼。微软公司在1998年底在北京中关村成立了微软中国研究院,计划规模100人左右。

  再看劳动力全球化。劳动力在全球流动是战后突出现象。例如瑞士的外籍劳工已占总人口的1/6以上;澳大利亚外来劳工更占全部劳力的25%;法国企业雇佣国外人员占本土工业就业人员的1/3,而本土工作人员中又有1/4在外国的企业中工作。根据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最近数据,全世界约有1.3亿人在国外工作,还不包括没有记录的流动人口估计在1000--1500万,而在1965年只有7500万人,30多年翻了一番。这些劳动力来自55个国家,在大约67个国家寻找工作,比之1970年也几乎翻了一番。由此可见劳动力全球化惊人的规模与速度,是人类历史上所没有的。但是,也应该指出,在一些发达国家中,对劳动力全球化采取了种种不公平的政策,一方面大量吸收发展中国家的高科技高素质人才,另方面又限制发展中国家低级劳动力的流入,从而使世界经济发展两极分化的倾向不断加强。

  其他生产要素也越来越显示全球化趋向,不一赘述。

  除了以上三大“标志性事实”外,新的事实还在不断发生或成长,例如许多“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发展,世界性经济组织(如世界货币组织,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的作用日益突出等等,也都是经济全球化令人注目的特征。

  综上所述,虽然人类国与国之间的经济交往历史悠久,经济国际化也有着自己漫长的进程,但是经济全球化却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全新的事物与概念。只是从这一时间为肇端,经济全球化开始了自己发展的进程,终于成为现在全球的经济热点话题了。二、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

  根据以上经济全球化的标志性事实,“由表及里,由此及彼”,我们可以指明它的本质如下:

  (1)经济全球化是社会化大生产的必然趋势

  与传统小生产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相反,社会化大生产是为市场需要而生产,构成市场经济的基础。企业依靠市场分工协作,同时又在市场中激烈竞争,创造出无穷无尽的生产力。它可以简明地用下图来表达通向全球化的过程:

  要在市场中取得竞争力,最基本的措施就是创新产品和降低成本。它们都要求科学技术进步。要降低成本还必须分工协作和大量生产的规模经济。规模经济一方面进一步要求分工协作;另方面要求不断地开拓新的市场。深化的分工协作和扩大了的市场使科学管理成为社会化大生产情况下社会生产力的不可分割的要素。同时,不言而喻,科学管理与科学技术进步两者相辅相成。现代科学技术不断进步和突飞猛进的发展,最终导致20世纪中叶以微电子技术为核心的新的科学技术革命。不断发展的社会化大生产要求不断扩大市场、科技进步,科技革命与科学管理又为不断扩大市场提供了新的可能性,最后导致了20世纪80年代进入了经济全球化的时代。

  与这个经济过程相适应,根据规模经济程度和生产要素国际性配置程度,现代企业经历了独国公司(全部资源在一国市场内配置,产品也在一国市场内销售)、国际公司(产品向国际市场销售、部分原材料也是作为商品取自国际市场)、多国公司(多个国家企业之间生产要素的有限合作)、跨国公司(生产要素不断扩大地在众多国家之间配置)和全球公司(不仅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而且所有权和经营领导人员也是全球化的)的发展。

  (3)经济全球化标志着最先进的生产方式

  这可以从四个方面和层次来看:

  第一,从全球看,全球资源可以得到最有效、最合理的优化配置。不仅全球范围内有效地分工协作,可以产生新的巨大生产力,而且资源的合理配置使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成为可能。

  第二,从企业看。全球公司的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内得到最优化的配置,从而可以开发最先进的产品,得到最经济的成本和最贴近的市场,从而具有最大的竞争力。

  第三,从个人看。人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接受教育和信息,在全球范围内竞争,从而可以最大限度地开发自己的潜力。同时,通过全球范围内的选择与实践检验,人们的才能可以得到最佳发挥和充分的自我实现。

  第四,从人民需求看。不论是物质生活需求还是精神文化需求,人们可以得到来自全球的最先进最廉价的,同时还是最切合自己个性需要的消费。

  由此可见,经济全球化不仅是空前先进的生产方式,而且开辟了人类更先进的生产方式的道路。

  (4)未来新社会的经济基础

  首先,经济全球化带来空前发达的生产力,其效益不可避免地为全球共享。“蛋糕”做大了,大家都可分得一份。即使是经济落后的发展中国家也会从中得到这样或那样的利益。发展中国家可以利用经济全球化的机遇,通过对外开放、吸收外国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不断优化自己的产业结构和出口商品结构,发展自己经济,增强自己的国际竞争力。根据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院杰弗里?萨赫(Jeffrey Sach)的资料,1970年~1990年20年间开放国家年平均经济增长率比封闭国家高三个百分点。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资料,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发展中国家的出口逐步从原材料发展到工业制品,而工业制品在出口总量比例更是不断增长。1980年为56%,1990年上升到73.3%,1994年又上升到77.7%。都是科学的证明。经济全球化展现了全球经济繁荣的前景。

  第二,与高度发达的生产力相适应,生产关系也在变化。全球公司的全球所有制,特别是股份高度分散的公众公司,为数以百万千万人所共有,具有无可争辩的公有制性质。与经济全球化有机结合的是知识经济、网络经济。知识在本质上是无法私有的,私人垄断就失去其存在价值。全球网络更进一步使知识无法私有。知识产权的本质是更有效、更切实的按劳分配。未来社会将是多种形式的公有制。正如卡尔?马克思所指明的那样,“在生产资料公共所有的基础上重建个人所有制”,以实现“自由人的联合劳动”。

  第三,经济基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发生变化,必然决定了政治、文化等上层建筑的改变。世界和平和世界大同,几千年来始终是人类追求的理想,但至今从来没有实现过。同是资本主义国家,在20世纪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两场浩劫。即使同是社会主义国家,也曾经为了各自的利益,不断发动武装冲突和战争。原因就在于彼此之间没有共同的经济利益。自古以来,绝大部分国际战争都是由于民族利益的冲突所造成。没有共同利益,没有经济基础的理想,只能是善良的愿望,甚至是某些政治野心家蛊惑人心的口号。经济全球化,全球公司,使各国企业、经济和人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两国再打仗,两国经济和两国人民均直接受害。这就为世界持久和平,进入世界大同提供了新的基础完全不同的可能性。

  由以上经济全球化本质分析可以断言,经济全球化是2l世纪不可抵抗的历史潮流,是不随人的意志转移的客观规律。应该强调指出,规律与规律的实现是两回事。不能认为以上关于经济全球化所描述的理想状况,即本质规律,已经充分实现了,或者近在眼前了。恰恰相反,要充分实现还有遥远的复杂的过程。重要的是如果人们认识了它的本质和规律,按照规律采取相应的政策和措施,从自发变成自觉,就可减少许多不必要的曲折和损失,加速经济全球化的过程,实现一个繁荣、公正、和平、文明的新世界。

  早在150年前,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在其震撼世界、震撼历史的《共产党宣言》中就已指出:“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与消费都变成世界性了……过去那种地方和民族的自给自足的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相互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生产如此,精神生产也是如此。”当年讲的“世界性”,现在已显现“全球化”了。历史证实了马克思主义的论断。三、战略对策

  作为客观规律,是不随人的意志而转移的,是不可抗拒的。不论你愿意不愿意,认识不认识,经济全球化都将按照自己的规律向前发展。

  作为本质,只有惟一解,不是“两面刃”。但是,如何认识和运用这一规律,人们必然从各自实际出发,趋利避害,各显神通。从这个意义上讲,它不仅是“双面刃”,而且是“多面刃”。运用得当,即使是负面的压力也可转化为正面的动力。

  因此,正确的战略对策至关重要。

  (1)战略对策的目标

  它应该充分反映经济全球化本质的要求,从而应是全球各民族、各国家不分大小、贫富、强弱都能公平地分享经济全球化一份利益,即“共赢”战略目标。

  经济全球化既然是历史规律,是最先进的生产方式,世界各国和各种势力都自然力争运用经济全球化为自己利益服务,力争从经济全球化中获得更多的利益。经济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利用自己历史形成的资金、技术、管理和产品等各方面的优势,片面强调金融自由化,贸易自由化,把经济全球化解释为金融自由化、贸易自由化,对经济和科技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实行公开的或事实上的不平等交易与控制。企图把全球化变成资本主义化,甚至美国化。从这个意义上讲,经济全球化确实被异化成经济殖民主义。作为自卫对抗,有些发展中国家采取了反对和抗拒经济全球化的态度。这样就导致了当今世界范围的两极分化,富国愈来愈富,穷国愈来愈穷。这样的经济全球化,其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呢?轻则发展中国家更加贫穷,从而没有经济能力购买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和产品,发达国家也就失去了广大的有潜力的市场,反过来必将制约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乃至生产过剩而出现经济危机;严重的情况是,听任这一趋势发展,必然导致全球范围内越来越激烈的阶级斗争,此起彼伏的动乱和战争,直至世界革命告终。无论哪种情况,人类都将遭受重大损失。这就是两败俱伤的“共输”。由此可见,要实现全球“共赢”,经济发达国家有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发达国家应实行从传统的“掠夺市场”到“培育市场”的转移,帮助广大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也就是培育了更广大更深厚的世界市场,到头来也为自己进一步经济繁荣开拓了道路。这才是发达国家长远的战略利益所在。

  (2)全面、准确地高举经济全球化的旗帜

  既是“共赢”目标,经济全球化不是也不应成为经济发达国家的旗帜,更不是美国的旗帜,而应是世界人民共同的旗帜。

  全面、准确地高举经济全球化旗帜,就是按照经济全球化的本质要求,实行生产要素全面自由化。不仅金融自由化、贸易自由化,而且技术自由化、劳动力自由化、管理自由化等等全面自由化。一切国家不分大小、贫富、强弱都有平等权利积极参加国际经济组织,共同制定各种“自由化”的游戏规则,建立起21世纪公平公正的全球经济新秩序。

  (3)发展中国家要准备打一场经济持久战

  经济全球化固然有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合作的一面,但也不容忽视全球范围内的经济竞争。商场如战场,在一定意义上讲,经济全球化就是一种经济战争。对于这种战争的残酷性如果过去没有体验的话,那么刚刚过去的东南亚金融危机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不用一兵一卒,不打一枪一炮,一夜之间可以使一个发展中国家辛辛苦苦积累几十年的建设成就,毁于一旦。不规范不平等的金融自由化具有多么巨大的杀伤力!于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着两难选择:不参加经济全球化,闭关自守,就不能分享经济全球化的效益,就要落后,落后就要永远置于挨打的地位;参加经济全球化,立即面对着发达国家强大的竞争优势,打个比方,发达国家像拳王泰森,发展中国家是瘦弱的孩童,“自由化”尽管貌似规则“公平”,又如何在拳击场上对抗?怎么办?我们的结论是:发展中国家首先必须参加经济全球化,“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不参与战斗永远打不胜战争;但是,也必须正视“敌强我弱”的严酷形势,万不可掉以轻心。不要不切实际地幻想以为只要参加经济全球化就可以一本万利,万事大吉。那么,如何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打好经济全球化这一仗?毛泽东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抗日战争之初,面对强大的日本侵略者,针对中国政府和公众中普遍存在的“乐观论”和“悲观论”,写下《论持久战》的战略名著,引导了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论持久战》首先从战略上提出了“战略撤退”、“战略坚持”和“战略反攻”三个阶段,进而提出一系列战略措施:避敌锋芒,建立农村根据地;到敌人后方去打游击;两面政权;敌后武工队;运动战,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将全局的劣势化为局部优势,等等。不能认为这些可以照搬到经济全球化的竞争之中,但是确实有许多触类旁通的作用。要言之,一切从实际出发,你尽管发挥你的优势,我也能发挥我的优势,在持久的时间中逐步实现力量的转化。


(责任编辑:吴皓)
以往会议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字号 】 【关闭窗口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