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的机遇和问题(1996-09-06)
2005年08月08日 星期一
新闻检索:
2005年08月08日13:12
``````````````````````````````````````````````````````````````````````````````````````````````````````````````````````````````
21世纪的机遇和问题(1996-09-06)

  21世纪的机遇和问题

  (1996年9月6日中午)

  美国前国务卿 乔治·舒尔茨

  当前,有些国家突飞猛进,有些则动乱不已,变革的感觉几乎无所不在。现在正是提前思考和探索2l世纪发展趋势的时候。我赞赏中国政府决定举办这个“展望21世纪论坛”。这正是现在各处都需要做的事情。当然,中国人的特点是未雨绸缪,并以此著称于世,也许这个论坛正是这种思维方式的表现。我钦佩本次会议的组织者邀请到众多知名人士汇聚一堂,能够参与其中我深感荣幸。

  作为最后一位发言者,我的任务就是洗耳恭听主要讲演人的演说以及昨天和今天各位的发言和讨论,阅读所有的论文。然后,从中找出共同的主题和不同的观点,阐释各位发言中的主要精神,提请注意那些我认为在思考下世纪发展趋势时值得进一步强调的关键问题。首先,就我认为必须强调的主题谈四点看法:研究与开发

  特别是像过去50年一样,基础研究的成果及其开发运用也必将对下个世纪产生深远影响。我们都曾无数次地说过,主要是由于过去几十年间基础研究的发现,我们的工作方式、思想方式和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常常谈论知识和信息时代、基因时代、脱氧核糖核酸、激光、芯片、太空探索和太空望远镜。通讯方式和武器性质的变化、世界性金融市场的出现、工业加工技术的变化、医学领域的革命等,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我们知道,最近几十年与以前各个时代相比,巨大的区别就在于过去半个世纪中基础研究领域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毫无疑问,这一进程将继续下去,其速度和发生的地点也许会有所变化。

  未来可能取得的研究结果难以预料,但重大的发展将持续不断,这一点可以肯定。我同意大家在讨论中所强调的政治和经济力量具有重要的影响,但我认为基础科学的发展将给未来的世纪带来至少是相似的、也许是更大的影响。 各国正在争论,应在多大程度上投资于研究与开发事业,如何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之间有所分工。我个人担心基础研究可能会遭到轻视,但我坚信,体会到基础研究富有魅力的国家和地区将会从中受益更多。

  从目前来看,全世界用于研究与开发的经费支出在80年代后期已达到顶峰。这是由于支出最多的美国如今投入趋于稳定,但美国投入基础研究领域的费用仍比其他国家高得多。日本和德国也将大量资源投入研究与开发,尽管两国用于应用研究的资金要多得多。

  亚洲的情况怎么样呢?日本似乎已下决心再增加投入,侧重于有所欠缺的基础研究。为提高效益,日本该做的不仅仅是资金投入。有必要改变实验室研究的作法,尽管这将困难重重。中国已宣布将研究与开发经费支出增加两倍的计划,在本世纪末达到约80亿美元,约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5%。这当然是令人鼓舞的,但重要的是如何看待这个数字,相比较而言,美国用于非防务性研究和开发的经费为1400亿美元,日本为900亿美元。我没有资格妄加评论中国研究工作的质量,但是朱光亚发表的杰出讲演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也知道斯坦福直线加速器中心与北京高能物理研究所之间的合作关系。在中国研制那部设备(指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译注)的过程中,曾有三十多名中国科学家到斯坦福工作,这证明通过适当的努力就可以有所作为。

  亚洲所有其他国家似乎都已认识到了这一问题的重要性,但至今投入规模尚小。即使在科学人才资源丰富的印度,也尚未有效地利用这一资源。

  多数研究项目所需资金浩大,因为仪器已变得极为昂贵。这就意味着,越来越需要各国之间加强合作。在这一领域投入大量资源的国家尤其需要努力合作建造这些大型机器并协商决定机器的安放地点。

  我要再次强调一点,全世界普遍重视基础研究同单独一个国家重视基础研究二者之间有着重大的区别。成功不仅意味着要为科学作出贡献,也意味着要把从事基础研究的各国科学家都联成一个国际网络,在网络中你既可作出自己的贡献又可了解各地的研究进展情况。我居住在斯坦福大学的校园里,亲眼目睹了人才荟萃之地所产生的激动人心的景象及其向社会(包括硅谷工业区)的传播方式。能 源

  本次会议的讨论中没有太多涉及能源这一主题,但我们都知道,会上几乎每个人都谈到的巨大发展意味着将需要大量能源。讨论中主要反映了对如此大规模的能源生产将给环境造成种种影响的担忧。当然,人们有理由担心这一点,但更需要努力研究另外一些生产和使用能源的方法。只要估计一下大量增加燃煤热电厂的前景就可以看到,传统的方式根本不能解决问题。我提请诸位关注这一领域的研究,这很重要。我们必须更有效地使用煤、气和油等基础燃料,努力寻找更加清洁的燃煤方法。必须开发取代汽车汽油发动机的产品,也许一种用车内小型内燃机充电的电池驱动的新型汽车将是可行的。当然还需要研究开发替代性能源。我本人认为,至少在一些地方,太阳能将越来越重要,而风能也开始显示出它的作用。现已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天然气,大多在偏僻地区,这就更加突出了研究如何在电力传输过程中尽量减少能耗的重要性。也不要忘了核电,中国似乎正在明智地向这方面前进。还要重视开发水力发电。最后我还想说,以聚变发电的努力当前进入了有意思的转折阶段,需要密切跟踪其动向。 人口构成比较

  现在我谈一下人口问题。赫尔穆特?施密特在他的重要讲话中表达了对人El爆炸的担忧,而这个问题在这一地区尤为严峻。我完全理解他这种忧虑,但我想提请大家关注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趋势,它将改变下个世纪世界的发展方式,我指的是我们所说的人口年龄构成比较研究。

  在人口的年龄结构方面,目前各国已经出现差异,而且十年之后,这种差异将更大。在所有人均收入高的国家中,我们看到人们寿命越来越长,而生育越来越少。社会正转向老龄化,有些地方老龄人口增长的速度极快,其结果是越来越多的老年人依靠在岗工作的年轻人赡养。这些国家的人口没有迅速增长,它们体现了人口控制的正确方式:受过教育的妇女与对更高生活水平的期望相结合。

  欧洲和日本的老龄社会问题最严重。美国和加拿大也有这_问题,但不太严重,部分的原因在于两国人El传统上都是由移民组成的。这些国家都习惯于相对高的生活水准。随着人口年龄结构不断老化,尽管在岗工作人员的劳动生产率有较大提高,总体的人均实际收入肯定会面临巨大的压力。

  与此相反,在诸如印度、印度尼西亚、墨西哥或阿尔及利亚等发展中国家,人口年龄结构的分布呈金字塔型。也就是说,把最低年龄组人口放在底部而把较高年龄组人口放在顶部构成一个矩形图,年轻组别完全主导整个画面。这些国家首先面临的问题就是在低生活水准的基础上为大量年轻人提供教育、培训和就业。

  中国看来介乎于上述两种情况之间,其人口按年龄分布比其他许多发展中国家更加均衡。然而,中国如此巨大,在某种意义上同时存在上述两种问题:既要赡养大量的老年人口,又要为大批年轻人提供培训和就业。

  这些人口年龄构成的比较对于21世纪来讲特别重要,因为它们影响到贸易和投资的格局。不同国家的不同状况在某些方面是互相补充的。假设能够抵御高收入国家的保护主义压力,许多工作可以适当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另一方面,这些巨大的差异表明,目前高度发达的国家所面临和受困扰的问题与大部分人口所在的其他国家的问题极为不同,由此会在两类国家之间的相互关系方面带来一些紧张因素。我还没有开始认真思考这些巨大差异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但我认为你们这些主办“展望21世纪论坛”的人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应对人口年龄构成比较研究予以足够的重视。贸易平衡

  最后我谈一下贸易平衡的问题,提请大家关注我认为当前正在发生的一个变化。过去15年间,美国的贸易赤字庞大,而同时日本和其他亚洲国家却有同等的大量出口顺差。由此形成一种印象,即顺差和逆差问题是由于相对的竞争力或贸易规则造成的。我坚信,如果日本市场更加开放,这对日本最有利;世界上其他国家更是如此。但日本相对关闭的市场并不是其获得贸易顺差的原因。如此年复一年的巨额顺差和逆差源于储蓄和投资之间的失衡。美国的储蓄率相对较低,特别是把联邦政府以预算赤字形式超支的部分计算在内时更是如此。我们的储蓄不能满足我们的投资。这就造成我们的消费已经超过我们的产出。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国家只有一个办法,即进口多于出口。如果一个国家富裕,则可以这样维持一段时间,就像美国那样;如果该国能获得大量的海外投资收入,也可以借以抵消逆差。

  我认为美国的情况很可能正在变化之中。我们的联邦预算赤字正在下降,由于一些我将不在此细说的原因,我认为个人储蓄率已开始上升。如果我这个看法正确的话,我们的储蓄和投资将趋于平衡。一旦实现这一点,我们的贸易收支也将趋于平衡。

  从某种意义上说,许多国家在美国逆差的基础上通过出口顺差而积累了大量储蓄。当美国的逆差消失后,这些国家必须认真考虑,在进入21世纪时,他们应如何使本国的经济更好地保持平衡。

  要记住,美国的经济庞大、充满活力和创造力,大小公司创新的浪潮汹涌不已。因此我认为你们将会看到美国企业在未来全球市场上将是强有力的竞争者。总的趋势现在我谈一谈总的趋势,并就各位的论文和讨论的要点谈一点看法。我赞同大家的看法,即经济形势将比世界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有希望。各大洲不同民族和宗教. 信仰的国家、或大或小的国家、拥有或没有自然资源的国家,包括中国在内,他们的杰出成就都揭示了经济增长应走的道路。每个国家都寻求适合自己的东西,走自己独特的道路。然而,那些成功的国家都采取某些相同的政策。大家显然都转向利用市场作为组织经济活动的方式。提供各种刺激,采取某些所有权形式,以便动员民众。这些国家都实行合理的金融和财政政策,控制政府的总开支,限定税率在一定范围之内。各国都不同程度地在全球经济中实行贸易和投资开放政策。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采纳这些思想,经济得到发展,世界市场也随之发展,繁荣景象遍及各地。一个国家——特别像中国这样的大国——的繁荣,对世界经济并不是一种威胁,而是对世界经济的促进。

  我认为亚太地区的增长将继续保持强劲势头,主要因为这一地区的人力未得到充分利用,而且还有大量的储蓄资金。对于当前趋势的直线式预测我总是感到担忧。我记得不久以前有一种广为传播的预测,认为根据预计的增长速度,日本经济将主宰一切,但那个预测的增长速度不久便化为泡影。不过,就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而言,它们拥有一些Lt本所不具备的东西:即大量没有得到充分利用的人力资源。当然,在强调各个国家的活力时,我们还应不断提醒自己,从根本上说这是一种全球性经济。

  这种光明的未来景象无疑也面临重大的威胁,其中一些可能来自保护主义的威胁。我认为这一威胁主要、但不完全来自欧洲,而且很可能得以抑制。下世纪更大的威胁来自安全方面。目前世界市场上可以轻易地得到毁灭性极强的武器。恐怖组织的破坏性很大,而一些在国家纵容之下的恐怖活动则更有可能导致浩劫。我们必须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表示忧虑,因为它们可能造成的破坏十分严重。国际行为需要一些合理的游戏规则,我们期待着当今时代的政治家们制定这些规则,并让全世界都遵守这些规则。

  我认为这项工作主要靠大国之间的相互作用,包括美国、中国、日本、德国-欧洲和俄罗斯。我不得不指出,目前这项工作还远未做好。有一种说法,认为随着冷战的结束,政治家活动的全部重点应该转向经济领域,这种说法具有欺骗性。我认为各国经济完全可以自行完善,政治家则应该集中精力保持一个稳定和平的环境。美国在亚太的作用

  许多出色的论文都谈到了美中关系的重要性。同时,有人对美国在这一地区发挥作用的性质提出质疑,中国与会者的发言有时颇为尖锐。如果用我的话来转述其中的一两种说法,其意思实际上是:“美国应当卷起铺盖回老家,少管闲事。”

  我认为美国将继续留在亚太,继续发挥一种建设性的作用。我提请各位回顾一下美国在重大冲突之后的经历。你们可以问问自己,在冷战结束(也许我们该称之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的今天,更有可能采取哪一种模式。

  当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美国并没有多管闲事,但却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其中,付出了鲜血和财富等许多代价。战争结束时,美国撤兵回家,洁身自好。当时达成的解决办法实质上是惩罚性的。不到20年,战争再次在欧洲爆发,亚洲大都也横遭战争的破坏。我要指出一点,亚太地区的战事并非外来势力挑起的,而是一个亚洲强国所为。美国同时被卷入欧洲和亚洲两地的战争。我们跨过两个大洋作战,最终我们和盟国取得胜利。众所周知,二战结束时美国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做法:我们留了下来,努力帮助建立一种有助于各国繁荣的国际安全和经济体制,并请我们原来的对手加入我们这个与以往不同的体制,共同繁荣。

  德国和日本这么做了,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也这么做了。繁荣现象遍及各地,美国与其他各国一起繁荣。

  这是一个好经验,因此我认为,如今当我们进入第三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时,我们很可能已经明白,我们留下并继续发挥建设性的作用是有益的。我们要努力帮助我们的朋友们保持稳定,同时创建一种大家都能得到发展的日益开放的经济。美中关系

  正如亨利?基辛格在他出色的讲演中所指出的,美国长期以来习惯于把外交政策看作是解决具体问题,现在必须把这种活动看作是一种不断发展的进程。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就能证明这一点。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这一重要关系呢?

  首先,要承认中国的重要性。我还记得25年前担任财政部长时,曾坐在内阁会议室里聆听亨利?基辛格向我阐明这一点。我想我当时早已认识到了这一点。不管怎么说,如果25年前对尼克松和基辛格来说这是显而易见的事,那么显然今天人人都已经认识到了。

  我认为,中国有许多东西令人肃然起敬。这不仅仅限于其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也包括目前它所取得的成就。美国也是这样。我们有着非凡的历史,我们代表着伟大的思想和理想。同时,目前我们的经济充满创造力和活力。所以我们首先应以互相尊重的态度来认识这种关系的重要性。当然,我们都有自己的问题。尽管如此,我们各自的国家都有许多地方值得尊敬,相互倾听和相互学习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

  除了解其重要性并予以尊重之外.,还应重视这种关系并为其付出艰苦而持久的努力。这项工作需要自上而下地推进,需要政府和个人都参与其中。我说“自上而下”,就是充分认识到政府首脑会晤本身的重要性,但同时它也只是冰山的一角。大量的工作要由我们这样的会议来做,这种工作总的来说是建设性的。人们努力找出问题,解决问题,创造机会使首脑们会晤时可以做出一些有建设性的事情。

  我认为关键是要制定出一个广泛而且能够包罗所有可以想到的问题和机遇的议事日程。然后以专业的方式平和地逐个解决这些不同的问题。

  我深感荣幸的是,当我担任国务卿时,中国的外长是吴学谦。我清楚地记得我们1983年2月在北京的第一次会晤。我有幸会见了所有的中国领导人,也花了大量时间与中国外长及其部下一起落实了一个内容广泛的议事日程。我还记得中国当时已任命了一位新的驻美大使,他是公认的真正行家,中国领导人会听取他的意见。我们想出一个办法,要在这位大使赴任后,给他分配任务。当他抵达华盛顿后,经里根总统同意,我请他在一个傍晚同所有主要内阁成员一起参加一个非正式聚会。我对阁员们说:这位是新来的中国大使,他将去拜会诸位。你们要与他合作,他来这里是为了帮助我们解决问题。这种方式很有效。我们抓住机会解决了许多问题。在某些问题上我们也毫不含糊地表明了不同的意见。我们只承诺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们建立了相互信任我们的目标不是建立良好的关系,而是为了解决问题并利用一切机会。这样做成功了也就产生了良好的关系,

  那么台湾问题呢?它在荚中议事日程上占什么位置?我认为这主要是中国的问题,基本上不属于我们相互之间的议程。我们只是应该认识到,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必须由中国人来解决分歧。我们唯一要强调的是必须通过和平手段解决这个问题。.在这样一个框架内,台湾和大陆的中国人之间的关系在80年代有所转变。时间的流逝将解决这方面的许多问题。至于其中的一方或另一方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求美国发挥调解的作用,我们应该婉拒。在涉及类似事情时,中国人是非常精明的,无须外人帮助。

  最后,我也同意,21世纪看来大有希望,其主要原因之一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前景。前面还有许多问题,特别是在安全领域。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方法是未雨绸缪,并努力调整发展的方向。这正是“展望21世纪论坛”的宗旨之一。在这方面,我要再次祝贺中国领导人及本次会议的组织者所取得的成就。


(责任编辑:杨文全)
以往会议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字号 】 【关闭窗口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